我当时在刷推特:NBA球员发现自己被交易的方式

【揭秘】我当时在刷推特:NBA球员发现自己被交易的方式

译者注:本文约5000字,阅读需要8分钟。

从社交媒体到app的推送——几个现役的球员分享了他们是如何得知自己被交易的。

(一)

罗伯特-考文顿是通过ESPN软件版的消息推送得知自己被交易的。

那是在2018年的秋天,76人队刚刚在主场打完了一场加时赛的比赛,紧接着他们要马不停蹄地前往孟菲斯,背靠背挑战灰熊队。

76人队要经历一次三连客,孟菲斯是其中的第一站。

几个小时之后,在上场比赛的前几个小时,当考文顿从酒店里醒来时,对他来说,似乎这只是这段82场比赛的马拉松长跑中普通又平凡的一天——直到他摸到自己的手机。

“我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球场热身”考文顿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当时我在刷牙,还没来得及看手机上的消息。直到我准备出门了,我才拿起自己的手机。接下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数以千计的通知涌入我的屏幕——我被交易了。”

考文顿说,当时他的经纪人没有听说过任何与他有关的潜在交易;76人方面也没有预先跟他打过招呼,尽管他已经在这里效力了4年。所以当考文顿拿起手机,第一个映入他眼帘的是一条消息推送:

“ESPN抢先为您报道,费城76人队将罗伯特-考文顿和达里奥-沙里奇交易到明尼苏达,换回森林狼的吉米-巴特勒。”

考文顿说:“我的通知栏里除了这个就没别的了,一条接一条。这就是我得知自己被交易的方式。”

通常来说,被交易的球员理应从各自的球队和经纪人那里接到通知。和考文顿在同一笔交易中被球队送走的沙里奇,就是在FaceTime上和主教练布雷特-布朗视频时接到的通知。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印证了这样的现况——球队可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赶在媒体报道之前将交易信息告诉球员或他们的经纪人;但是媒体们现在太快了,他们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先吧交易报道出去。这边交易刚刚敲定,那边记者的消息就出现在了每个人的通知栏;这让球队很难比他们更快。

我们采访到了几位现役球员,询问了他们是如何知道自己被交易的。抢先一步的推送,让经纪人和管理层通常不是他们的第一消息源。

【揭秘】我当时在刷推特:NBA球员发现自己被交易的方式

(二)

2017年的休赛期,当时效力于灰熊的后卫本-麦克勒莫刚刚完婚,正和自己的妻子在海外度蜜月——在这样一个甜蜜的时刻,麦克勒莫决定拿起手机,在社交媒体上与自己的粉丝们分享。

然而,球迷们有另外的消息,也正要和麦克勒莫分享。

麦克勒莫说:“我和我老婆在西班牙的伊维萨度蜜月。当时我在自己的Facebook上直播,然后有个人突然来到直播间,说:‘哟,你又回萨克拉门托了?’然后我的妻子也说了差不多的话,她当时应该也在社媒上看到了什么。所以我结束了直播。”

但是对于麦克勒莫来说,其实这样的经历还挺有意思的。事实上,他也很乐意回到国王队,他在那里度过了职业生涯的前4个赛季。后来,麦克勒莫在灰熊队的电话里了解到了这笔交易其余的细节;但Facebook的直播成为了麦克勒莫的第一消息源,也让球迷们过了一回记者的瘾。

同样担任了记者角色的,是杰里米-兰姆在Instagram上的粉丝。

“我刚刚剪了个头发,然后我打开Instagram,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交易了。”兰姆说,“我当时刚刚剪完头发回到家,理发师把我的头发剪得乱七八糟,我传了一张照片到ins上吐槽他。然后大家纷纷在底下评论:‘先别剪了兄弟,你被交易了。’

他说,那笔交易令他倍感震惊,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兰姆当时刚刚被休斯顿火箭队选中,正满心期待着能够代表火箭队上演自己的NBA首秀。但是就在2012-13赛季开始前的三天,在一笔轰动联盟的重磅交易中,火箭队把这位NCAA总冠军交易到了雷霆队,作为交易詹姆斯-哈登筹码的一部分。当时刚刚问世两年的Instagram成了兰姆的第一消息源,看到这些评论,兰姆在第一时间拨通了自己经纪人的电话。

“我的经纪人说没错,确有其事。”兰姆回忆道。

Facebook和Instagram称得上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两大社交媒体,不少足以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新闻,球员们都是在这两大平台上发现的。然后不管NBA在这上面有多大的影响力,你都不会看到#NBAFacebook以及#NBAInstagram这样的标签。

因为这些都留给了#NBATwitter。

这短短10个字母的标签,称得上是当今时代联盟里最及时、最准确的消息源了。考虑到它的威力,球员们发现,没有什么比它更快了。

“我在更衣室刷推特,然后就刷出来了自己被交易的消息。”贾里德-杜德利说。

2014年的夏天,当杜德利的名字作为雄鹿、太阳、快船之间三方交易的一部分突然出现在他的推特时间线上时,当时还为快船效力的杜德利正在球队的训练中心。

“我当时在快船的夏令营,刚刚结束一组训练,”杜德利说。没过一会他就知道了雄鹿将成为自己生涯的下一站。“我坐在场边刷推特,然后就刷到了自己被交易的消息。差不多10分钟之后,我的经纪人打电话告知了我这笔交易。”

在联盟里混迹了13年的老将杜德利曾效力过八支不同的球队,几笔交易为他的颠沛流离的生涯做出了独特的“贡献”。去年9月,刚刚被交易到新奥尔良鹈鹕的约什-哈特在推特上称:“作为一名球员,你想要的只不过是在电话里知道自己被交易的消息,而不是自己在推特上看到;这是基本的礼貌。”

杜德利回复他道:“别做梦了,这就是这个联盟的本质。”

另一位老将加莱特-坦普尔也有着类似的心态,他说:“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塔普尔就是在刚才提到的交易中和麦克勒莫互换东家的球员。

像麦克勒莫一样,他收到这条消息的方式同样也令人措手不及。

“我最开始是在推特上看到的,但是我觉得这还挺好玩的,”坦普尔说,“我的朋友给我发短信说:‘听说你要去孟菲斯了?’他还附上了记者的推文。”

【揭秘】我当时在刷推特:NBA球员发现自己被交易的方式

(三)

除了社交媒体,从亲人或朋友那里的得知自己被交易的也不在少数。埃里克-戈登正在和球队的季票持有者们一起坐公交车,这时他的哥哥发短信告诉他,球队把他交易了。约什-哈特的哥哥把记者的推特拿给哈特时,他正在全神贯注地打电玩。乔治希尔刚刚从健身房结束训练,就受到了好友的短信:“兄弟,你被交易了。”

希尔说:“有时候这些人就是比你的直接消息源要快。”

另一个重要的信息源是你的队友。

2011年,洛杉矶快船与新奥尔良黄蜂之间的交易做了一笔轰动联盟的交易,他们用戈登、阿米努和卡曼换来了全明星控卫克里斯-保罗。当戈登从哥哥的短信里了解到这一消息时,卡曼慢悠悠地走到阿米努面前,和他进行了一次简短并坦诚的对话。

阿米努回忆道:“我们在公交车上,然后卡曼走过来,看着我,说:‘我被交易了!’顿了一下之后,他又说:‘还有你,兄弟,咱俩一块。’”

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在凯利-乌布雷正式加入菲尼克斯太阳之前,他原本的目的地是孟菲斯。但是最终,那笔交易由于一个相当离奇的原因而告吹,奇才队紧接着又把他送到了太阳队。但是乌布雷对此从头到尾都一头雾水,他是从队友那里得知,自己的奇才生涯已经结束了。

(译者注:在2018年,太阳、灰熊、奇才之间敲定了一笔三方交易。但灰熊和太阳在商讨交易方案时没有进行直接的沟通,而是通过奇才作为三方交易的中间人。灰熊认为球队送出的是马尚-布鲁克斯至太阳,而太阳认为他们得到的是狄龙-布鲁克斯。最终交易告吹,奇才直接与太队交易,用里弗斯和乌布雷换回了阿里扎。)

“他们(队友)应该是看到了记者的推特吧,或者什么别的乱七八糟的,总之,在我们和篮网的比赛之后,我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沃尔、莫里斯和比尔告诉了我这个消息。”

乌布雷目前对菲尼克斯的一切非常满意,但是他始终对之前那件事耿耿于怀。

对于很多球员来说,被球队交易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情,尤其是生涯首次被交易时。这真的令人措手不及。再加上他们甚至会比球迷们更晚知道自己被交易的消息,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让这一切雪上加霜。

“如果你在运作关于某个球员的交易,一定要事先告诉他。”乌布雷说,“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他,当交易的念头出现在你的脑子里,你就应该第一时间把这个想法告诉他。球队的管理层们总是告诉我们说,如果你觉得自己身体不舒服或者有一些家庭问题需要解决,我们应该积极地和球队交流。既然如此,如果球队想要交易我们,我们也理应有权提前被告知。”

乌布雷提出的这点非常公平,但是或许不那么现实。在一笔交易完全敲定之前,球队不想让球员们因此而分心。文斯-卡特,现在是受人尊敬的未来名人堂成员,他已经在联盟效力了22年,横跨四个十年。就连他也有过在完全不之情的情况下被交易的经历。

与乌布雷一样,卡特同样从东海岸远赴菲尼克斯。在2010年,卡特同样通过一种不寻常的方式得到了这一消息。

卡特说:“我是在电视上的体育节目上发现自己被球队交易的。那年的12月17日,我正和我的家人们坐在一起看电视。我当时正想换台,然后我就突然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当时我就说:‘等等,等等’我好像看到电视上写着‘文斯-卡特被交易到了菲尼克斯太阳’。这就是我知道自己被交易的方式。”

甚至早已不在联盟打球的球员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在兰迪-弗耶12年的职业生涯里,他为7支不同的球队效力过。第一次被球队交易的时候,他是通过一个NBA博客网站得知这一消息的。另外一次,则是通过手机APP的推送。

在后一次交易中,当时弗耶正为掘金队效力。他说,球队的管理层告诉他,他们正在运作一笔涉及自己的交易。弗耶记得,在训练之前,球队告诉他:“下楼去休息一会吧,如果交易敲定了,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显然,他们没有做到这一点。

弗耶说:“我就是在网上随便冲浪,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闻。然后我放下手机,开始看电视,因为电视正好在播送NBA TV。然后我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我就拿起手机,解锁屏幕。然后屏幕上写着:‘雷霆队得到了兰迪-弗耶……’然后这时我听到楼梯上的脚步声,是球队的管理层,他们应该是下楼来送信的。但是当时我已经知道了,所以没等他们下来,我就从侧门直接离开了训练馆。我当时去的时候没开车,是我老婆送我去的。所以我叫了个出租车。”

被问及为什么选择直接离开时,弗耶说:“我为他们付出了一切。加里-哈里斯是我的小兄弟;但是说实话,他们开始越来越多地把出场时间倾斜给哈里斯。他们告诉我会在下半场尽可能多地派哈里斯上场,我对他们的决策没有意见。因此其实我也想被球队交易,但是我不想搬走的原因是我的女儿在这里读书,我的妻子和家人们都在这里。所以当一切尘埃落定,我不想见任何人,我来到球队很长时间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每个人都有情绪激动的时候,只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处理方式。”

【揭秘】我当时在刷推特:NBA球员发现自己被交易的方式

(四)

当一笔交易完成时,通常通过电话完成交易的两方,会各自把交易的消息告诉联盟。

从那时开始,球队的教练、老板、经纪人,就通通都被卷入到这笔交易里来。

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前东部总经理说:“他们之中的每个人,你和他们讲话,你都不知道他下一句要讲什么。一开始是双方的总经理在商量交易,后来就变成了10个知道这笔交易的人在商量交易;然后这10个人各自都有自己复杂的关系网,也就是说紧接着已经有100个人知道了这笔交易。”

除了交易讨论中涉及到的形形色色的人各不相同,球队把交易告诉球员的方式也各不相同。一个体面的总经理,总不能在训练之前临时把球员喊出来告诉他“你被交易了”,或者拿着他的铺盖卷在浴室门口等他。当球员们在征战客场的途中(例如考文顿)或者在休赛期远隔重洋(比如麦克勒摩)时,沟通的渠道就变得更加五花八门了。

“有时候这就是一场电话里的闹剧。”这位前总经理说。

2007年,当时还效力于费城76人的科沃尔正在西部征战客场,他收到了一个来自遥远的东海岸的电话。电话的那头是当时76人队的总经理埃德-斯蒂芬斯,他有重要的消息要告诉科沃尔。然而问题是,这时科沃尔正在做美梦呢。

科沃尔说:“我没接到他们的电话,睡醒的时候看到自己有未接来电,我还一头雾水;‘他找我干啥?’”后来,科沃尔在自己的语音信箱里找到了斯蒂芬基的留言,斯蒂芬基告诉他球队已经把他交易到了爵士队。科沃尔已经在联盟效力了16个赛季,他的职业生涯共经历过五次交易。他说,其实被交易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说实话,球队已经在努力地尽可能更快地把消息转告给球员了。但是网络上的消息源实在是太快了,他们也没办法。”

随着社交平台和电子设备的日益普及,现在一切变得更快了——所有的信息都比科沃尔第一次被交易时变得更快了。尽管如此,从球队而不是社交媒体得到自己被交易的消息,对球员们来说还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至少对于大部分球员来说是这样的。

也有一部分球员早已看破了纷纷扰扰,选择顺其自然。

“你怎么发现自己被交易的有区别吗?你还是被交易了。”阿米努说。

译者:酒神巴库斯

原文链接:NBA官网

揭秘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uno1136.com/1613.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