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人知的总裁斯特恩:脾气火爆却尽职尽责

【揭秘】不为人知的总裁斯特恩:脾气火爆却尽职尽责

作为一名记者,被斯特恩训斥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很多业内人士都很清楚,和教练、球员、总经理和经纪人之间的交流都是不相同的。有些人会利用媒体为自己争取一定的利益,也有些人给我的感觉很不爽,但是面对斯特恩的感觉很不一样。

我以前一直称呼他为“长官”,据说他对这样的称呼感到很不满。当我看到带着NBA前缀的纽约号码在我手机上显示的时候,我会感到一点紧张,这并不是NBA公关部门的电话而是斯特恩办公室的电话。斯特恩的助理琳达会先出面和我打好招呼,然后我等待的就是斯特恩长达几分钟的嘲讽和批评,很多时候他打电话都是为了反驳我文章的观点。谈话一开始他的语气还相对缓和一点,就像一位内科医生一样他会先检查我的各项指标,然后他的节奏就会加快并且增加很多嘲讽性的话语,他几乎将我的文章全盘否定了。我记得有次他说:“我真是无法理解,什么时候ESPN和TNT的文章差成这样了,你们的上司到底有没有看文章内容。”

他的大喊大概会持续不到两分钟,等他结束后我会尽力解释文中的观点并控制自己不要像他那样吼叫,在听完我的反驳之后他的语气会变得稍微平和点。当我得知他去世的消息时,我明白不会再遇到一位这样的“长官”了,这会让很多人感到难过。斯特恩有时候表现得像个无赖,但他是体育史上最好的总裁之一,或许只有NFL的皮特-罗泽尔可以和他媲美。对我来说,斯特恩是一位巨人也是一位伟人,他让NBA在商业化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远,当然NBA发展得这么好和贾巴尔、魔术师约翰逊、大鸟伯德和乔丹等球星的贡献也有很大的关系。斯特恩让这些球星站在了全世界最大的篮球舞台上,NBA的观众逐渐变得全球化。他很清楚这样的一个道理:当球迷们的注意力都在球员身上而不是劳资谈判和药物使用问题上,联盟才会处于最佳的运作轨道。斯特恩治理下的NBA,这些问题都得到了很好的解决。现道奇队执行副总裁和市场总监罗恩-罗森在遇到斯特恩的时候还是魔术师的经纪人,他说:“斯特恩是一位有着独特市场嗅觉的律师,他帮助联盟走出了困境,他将魔术师和大鸟这两位球员打造成了联盟的招牌。他在很多人面前都表现得很粗鲁,但是他和那些球星们的关系都很好,直到约翰逊退役后,他和魔术师的联系依然很紧密。”

以前的NBA并不想让职业球员参加奥运会,这也是国际篮球管理机构和FIBA(国际篮联)做出的决定。后来NBA球员被允许参加奥运会后,斯特恩就知道奥运会的舞台将会是球员们的表演秀,“梦之队”就此诞生。很早以前NBA还没有录像,在斯特恩的管理下,球迷更多地通过NBA娱乐公司和财产公司了解超级球星背后的故事。最初的NBA还不是美国国家电视台著名的体育联盟之一,斯特恩让联盟变得更有影响力,NBA的比赛慢慢登上了各大电视台,NBA总决赛也不再采用磁带延迟播放的形式。上世纪70年代总决赛会在东海岸晚上11点半之后播放,后来总决赛的播出时间改到了黄金时段。那时候NBA的股东不想对女子篮球比赛投钱,眼光独到的斯特恩看到了能让篮球比赛获得更多包容的机会,当时人们已经对篮球比赛越来越不感兴趣,这是WNBA建立和发展的时代背景。瓦尔-阿克曼是WNBA的第一任主席和前NBA执行官(现在是大东区总裁),他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20世纪后半段让女子运动员变得更强的最重要两位人物分别是比利-简-金和斯特恩。”

NBA前副总监拉斯-格兰尼克说:“他是一个工作狂,可能他在成为总裁后不再那么粗鲁,随着联盟的发展越来越好,他的压力也小了很多,但这依然不能阻止他疯狂工作。斯特恩希望他的同事可以像他一样努力工作,很多方面他特别注重细节,甚至是一些很小的事情他都很看重,比如写备忘录的方式。”他不会拒绝自己想要的东西,在会议中他毫不介意让其他人看起来很渺小。前索尼总经理沃克说:“或许这就是领导者的魅力,有时他确实会让很多人感到不舒服,但这就是他的做事风格。他说的很多话都是为了将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里,有时他会用嘲讽的话测试别人,如果对方很清楚他们在讨论的内容,他就会罢休。”

斯特恩即使不总是这样,还是有很多NBA高管受不了他粗鲁的样子,下面是一些人对他坏脾气的抱怨。一位参加理事会会议的匿名人士:我记得有次76人老板埃德-斯尼德在会议中提了一个斯特恩不同意的观点,斯特恩就一直盯着他看直到他脸色变紫,当时的场景让我们都觉得不舒服,埃德以前几乎没怎么参加过会议。另一位参加会议的匿名人士:埃德在会议里迟到了,他问了一个问题后就一直被斯特恩盯着,他俩互相对视了一会。我忘了那种尴尬的场面怎么结束的了,后来埃德在会议结束前就离开了。独行侠老板库班:当时我也在现场,埃德不应该和斯特恩对视,斯特恩很清楚联盟要想发展得更好需要每支球队都一起努力,那些没有在销售和市场营销中进步的团队都会受到他的批评,这样的做法没有什么争议。

热火总裁莱利:我第一次见他是在1982年对阵76人的总决赛G3赛前,那轮总决赛我们赢下了第一场,但是却输掉了第二场比赛,那场输掉的比赛双方罚篮比例是38-7。后来我公开表达了对裁判达雷尔-加勒森的不满并提到了斯特恩,我在后面还说了一堆证明我们因为判罚问题而输掉比赛的数字。第三场比赛开始前一个小时,斯特恩带着杰里-巴斯和杰里-韦斯特在教练室里和我进行了谈话,他大声吼叫着说:“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再做了,如果再有这样的行为并且在报纸了提到官方人员,我会被罚款5000美元。”他还说也会对巴斯和韦斯特进行罚款,那时候的斯特恩脾气一点也没收敛,作为副总裁这样的形象不是很好,但是他很好地捍卫了联盟。

【揭秘】不为人知的总裁斯特恩:脾气火爆却尽职尽责

尼克斯总裁史蒂夫-米尔斯(在联盟工作了16年):他说话的声音很大,他身边的同事都很清楚他不是只对一件事情大喊大叫,很多时候他这么做是为了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以前我当球员的时候,教练也经常大声训斥我们。

森林狼老板格伦-泰勒:当联盟知道我们和自由球员乔-史密斯私下达成协议之后,斯特恩非常生气,他很清楚联盟还有一些类似的事情发生了。他把我叫到纽约后告诉我他们必须要杀鸡儆猴,我没有对他的态度感到生气,我知道他只是为了要警告一些人。

也有很多人不喜欢斯特恩,比如西雅图的球迷,2008年超音速搬离西雅图有一部分原因和斯特恩有关系,2013年他还努力阻止国王搬到西雅图,当时这件事情差点就成功了。在他任职期间出现了很多阴谋论,比如裁判控制比赛或者运动员故意输掉比赛。1996年斯特恩取消了自由球员朱万-霍华德和热火签下的一份价值一亿五百万美元的合同,原因就是热火为了球队利益而无视联盟的一些规则。而热火管理层的人认为斯特恩这么做是为了帮助他以前的老朋友安倍-波林,波林以前是华盛顿子弹队(后改名为奇才)的老板,斯特恩曾经当过他的法律顾问。库班六次公开表达对裁判的不满被斯特恩罚了90万美元,热火老板米奇-阿里森因为对停工发表不当言论被罚50万美元,之前他还对乔丹和泰德-莱昂西斯(波林之后的华盛顿球队老板)针对劳资协议的不当言论分别罚款10万美元。

实际上任何球队的总裁都得取悦球队老板才能获得一定的权利,老板可以随时夺走总裁手中的权利。斯特恩在过去三十年中行使了权利罚了很多人钱,并且还每次在会议中训斥他们,回头还会对他们提出更多的要求。

上世纪60年代斯特恩才喜欢上了NBA,一开始他是纽约一家大公司的律师,作为尼克斯的球迷他的偶像是卡尔-布劳恩。他以前当过联盟的辩护律师,奥斯卡-罗伯特森条款就和他有一定的关系,该条款废除了让球员永远保留在球队中的规定。以前的NBA合同规定权利都在球队手中,球员只能依靠球队吃饭。1984年斯特恩成为总裁后,他和当时的副总裁拉斯决定在麦迪逊大道展览非裔美国球员的广告,以前从没有过这样的行为。虽然绝大多数人都以为乔丹推开了这扇门,其实斯特恩在背后的推动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勇士总裁里克-韦尔茨(以前在斯特恩的办公室工作过)说:“他很擅长谈判,对方的心思他基本上都很清楚,斯特恩也很清楚自己想得到什么。1994年我17年的伴侣因为艾滋病去世了,他是团体运动里公开的最高级别的同性恋高管,当时除了伴侣我不会主动和任何人说话,我在报纸上表示如果有人想表达心意可以将支票送给华盛顿大学建筑学院,这是我爱人大学时期的学院。后来我回到西雅图处理一些事情,查看信件时发现了来自斯特恩一万美元的支票,我回到纽约后向他表达了感谢。”

斯特恩以前还为我提供了一份工作,那是在1998年,有次我和他讨论联盟里的新人球员需要一些导师的事情。那时候艾弗森非常受大家欢迎,我觉得艾弗森需要各个领域方面的导师,比如商业和法律,我知道他有自己的圈子并且觉得自己不需要相信外界的人。斯特恩对我说:“我们一直在物色人选让他带领团队和新人交流,我觉得你可以做到。”不过我拒绝了他的请求,我告诉他更愿意做现在的工作,之后我们就没有再聊过这件事。

斯特恩很喜欢争论,在停摆的时候NBA高管觉得媒体一直在帮球员们说话,或许事实真的是这样,但原因不是我们同意球员的建议,而是他们可以接受采访,反而联盟不接受采访。NBA球员工会和其他工会一样由一些最普通的人群组成,每个人对谈判的看法都不一样,他们有时候会过度猜测工会的领导能力。只有斯特恩一个人是为了老板们考虑,但他总是威胁要罚款而不公开一些信息。这么多年斯特恩的立场也会发生转变,1964年NBA统一前有球员提出他们应该得到更多的好处,斯特恩的回应是球员得到的好处已经够多了。2011年停摆期间他对媒体表示他正在努力为球员做出让步。2014年斯特恩退休后进入了一家可穿戴科技公司的管理层,他依然愿意回答一些我的问题,但是他对于执掌NBA时的很多事情不愿意再提。

几年前大卫-菲兹代尔和球队参加季后赛后,发表了附带很多数据证明的言论,那时候我想写一篇讨论教练怎样利用季后赛这种更大的平台向裁判传达信息的文章。斯特恩任职期间多次因为球队教练拿出很多数据来证明裁判的问题而变得很愤怒,我一直想知道他是否理解那些教练的行为,或许这也是裁判需要接受的一部分。一开始他不愿意回答我这个问题,后来他说:“有些罚款行为只不过是在装装样子,我得保护裁判们的利益。”

我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来得及问他就失去了机会,斯特恩让NBA到达了最高峰,多年之后我也会时常想起斯特恩训斥我的样子。

原文:David Aldridge

编译:晴天

揭秘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uno1136.com/986.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